常见错别字辨析

不落臼 非“不落巢臼”
 
 [辨析]误读致误。窠,音kē,不读chao。“窠”是象形字,下面是树木,上面是鸟窝。“窠”其实也是巢,但《说文解字》认为两者有位置的不同:“穴中曰窠,树上曰巢。”即洞中做窝是“窠”,树上做窝是“巢”。“累臼”一词是比喻用法字面意思为动物的窝和舂米的臼,比喻一成不变的老套路、老格式。“不落窠臼”便是能自成一格。窠、巢虽然意思接近,但历来只有“窠臼”,未见“巢臼”。 
   
不能自已 非“不能自己”
 [辨析]形似致误。己、已二字,一个不封口,一个半封口,另外还有一个“巳”字全封口,这三个字在字形上十分相近。“己”即自身,在现代汉语中,“自己”是一个常用词,“自已”却是一个文言结构,如果对“已”字没有充分的了解,“不能自已”是很容易写成“不能自己”的。《广韵?止韵》:“已,止也。”《三国志》说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是到死才能停止。“兴奋得不能自已”,是指自己不能控制自己,无法让激动的情绪平静下来。从语法角度来说,“不能”是无法修饰“自己”的。
 
不胫而走  非“不径而走”
 
[辨析]误解词义致误。“径”义为小路《老子》第五十三章:“大道甚夷,而民好径。”此处的径便是荒山野道。“胫”则指下肢从膝盖到脚跟的部位,即通常说的小腿。成语“不胫而走”是固定结构,不宜随意改变,何况“不胫”要比“不径”更有力度。世间没有路可以走出路来,只要迈动双腿,路便在你的脚下。而没有腿却能飞速奔跑,才是令人惊讶的奇迹。“不胫而走”正是以此来形容消息传布的迅速和影响的巨大的。
 
 
 
编纂  非“编篡”
 
 [辨析〕形似致误。“纂”形符为丝.本义指赤色的丝带。凡丝带皆按一定的规则编织而成,由此引申出编排整理的意思。所谓“编纂”,既可指出版意义上的编辑,也可指写作意义上的撰修。篡,音cuàn,形符为古“私”字。《说文》的解释是:“逆而夺取曰篡。”古代多指臣子夺取君主的地位,也可指为了一己之私利、用作伪手段来改动文件或典籍。“纂”是中性词.“篡”是贬义词.在感情色彩上不能混为一谈。
 
来品  非“泊来品”
 [辨析]误解字义致误。泊、舶,读音均为bó。“舶”从舟,义为大船。旧时从国外进口的物品,多用大船从海上运来,故称舶来品。“泊”从水,本义指浅水,因浅水易停,故“泊”有停靠义,杜甫绝句中便有“门泊东吴万里船”的名句。原来仅指停船,在某些方言里也指停车,现“泊车”的说法已呈蔓延之势。泊字的水旁,容易让人联想到海,联想到海上运输,于是“舶来品”误为“泊来品”。
 
人命 非“草管人命”
 
[辨析]形近误读致误。菅音jiān,不读guǎn。从草,义为野草。所谓草菅人命,就是把人命看得如同野草一样,任意残杀。语本《大戴礼记 保傅》:“其视杀人若芟草菅然。岂胡亥之性恶哉?”管从竹,义为竹管或竹管制成的物品,也可泛指管状物。“管窥”“管见”是常用的谦词。管、菅二字字形十分相似,但音、义迥然有别。
 
  非“沉缅”
 [辨析]音同形似致误。缅,《说文》的解释是:“微丝也。”即最细的丝。由丝的细长引申出遥远义,“缅怀”的意思便是“遥远地思念”。“湎”从水,《说文》的解释是:“沉于酒也。”即通常说的贪杯。由酒引申开去,可泛指一切失去理智的迷恋。“缅”隐约有褒义,“湎”明显有贬义。沉、湎为同义语系,皆含溺于其中的意思。
 
之私  非“床第之私”
 
 [辨析〕形似致误。“第”本指“以韦束物”.因为“束之不一”,便分出了次第。这是“第”的本义。第、笫均从竹,但下半部分写法有别。笫,音zǐ.和“姊妹”的“姊”同一声符。“笫”本义为床上竹编的席子,所以又可作床的代称。“床”和“笫”联合构成“床笫”一词.常用来指闺房之内或夫妻之间的隐秘,这便是“床第之私”。自古以来,没有“床第”一词。 

 
流不息  非“穿流不息”
 
 [辨析]误解词义致误。成语“川流不息”,从《论语?子罕》演化而来。原文是:“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川”即河流。孔子站在河边,说:“消失的如这河水一样,昼夜不停。”孔子以“川流不息”感叹时光的飞速流逝,后多用来比喻连续不断。然而,无论是古义还是今义,都以“川”为喻体。把“川”误解为穿来穿去的“穿”,整个词义便失去了依托,变得含糊不清。
 
  非“重迭”
 

 

 [辨析)简化不当致误。“迭”原是‘叠”的简化字,1986年国家语委重新公布《简化字总表》时作了调整,明确“叠”字恢复使用。迭、叠的分工是:“迭”为时间上的前后关系,如前后交替为“更迭”,前后相连为“迭起”;‘叠”为空间上的上下关系,如上下相加为“重叠”,上下折连为“折叠”。“重叠”写作“重迭”是违背现行汉字规范标准的。
 
  非“凑和”
 
[辨析]音同义混致误。“凑”本作“湊”,从水,指水流汇聚处。合,甲骨文为器盖相合形,义为闭合、合拢。“凑合”一词本指聚集,由聚集引申指拼凑,又由拼凑引申指将就。所谓“凑合着用吧”,就是“将就着用吧”。和,本指声音的协调、和谐,由此又引申出和睦、平和、融洽等义。“合”强调的是彼此间的联系,“和”强调的是彼此间的关系,两者侧重点不一样。
 
  非“粗旷” 
 
[辨析]误读致误。犷,音guǎng,不读kuàng(旷)。犷从犬,本指兽类的凶猛不驯。《说文》的解释是:“犷,犬犷犷不可附也。”“犷犷”就是凶狠、狰狞的样子。“粗犷”’,义为粗野而蛮横,原是一个贬义词,后逐渐演变为褒义词。形容一种狂放不羁的个性。旷从“日”,本义指光明、开阔,如“空旷”“开旷”,也可用于精神层面,如“心旷神怡”。
 
不意   非“出奇不意”
 
[辨析]音同致误。“出其不意”,就字面意义解释,是趁别人没有想到。《孙子?计篇》中的名句:“兵者,诡道也。……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现泛指出乎意料。这里的“其”是代词。写作“出奇不意”,可能是因为其、奇同音而受到了“出奇制胜”的干扰,但这是说不通的。“其”和“不意”可以搭配,“其”是他、他们,“不意”是没想到,常见的主谓结构;而“奇”和“不意”搭配,则有点不知所云。 

 
相助  非“鼎立相助”
 
[辨析]音同致误。鼎为古代的一种烹饪器。相传夏禹曾收九州之金,铸成九鼎,作为传国的重器,鼎于是成了王位、帝业的象征,“定鼎”便是定都,“问鼎”便是觊觎王位。因鼎常见的形制为三足,故三方并峙可称鼎立,《三国演义》便是说的“三国鼎立”的故事。鼎可供“煮牲”,容积巨大,是日用器具中的“庞然大物”,故大力可称“鼎力”,大姓可称“鼎姓”。“鼎力”是对人表示感谢的敬词,误为“鼎立”便无从索解。  

 
假村  非“渡假村”
 
[辨析]音同义混致误。“度”的本义是计量,古人曾以手作为丈量器具,“度”下部的“又”便是手的象形。计量通常是由此点到彼点,故度又有由此达彼的“过”的意思。“渡”是由“度”派生出来的,本专指渡过水面;在现代汉语中词义有所扩大。度、渡两字的基本区别是:‘度”的对象为时间,如度日、度假、虚度年华、欢度春节;“渡”的对象为空间,如横渡长江、共渡难关。“度假”显然和时间有关,不应写成“渡”。
 
称庆 非“额首称庆”
 
 
 
[辨析]音同致误。额,眉毛以上、头发以下的部位,俗称“脑门子”。“额手”,是指以手加额,即把手放在脑门子上,这是人们在表示庆幸时的一种常见动作。首,本义为头.引申指最上面的、最前面的。“额首”,“首”如指头,额、首形成了包容关系,在逻辑上说不通;如果指最上面的,额之首称庆,同样让人莫名其妙。 

 
  非“发韧”
 
[辨析]音同形似致误。两字皆为形声字。“韧”从“韦”,“韦”指皮革,以坚韧为特征,成语有“韦编三绝”。“韧”便是柔软而坚固的意思。“轫”从车,指支住车轮不让它转动的木头。车子要启动,第一件事便是要搬掉这块木头,这便是“发轫”。后用来比喻新事物或某种局面开始出现。《字汇?车部》:“去韧轮动而车行,故凡初为则曰发轫。” 

 
碍 非“防碍”

 

 
[辨析]形似义混致误。“妨”为女旁,本义是伤害、损害,形符表示男女之私不加节制容易伤身。后引申有阻义、即影响事情的顺利讲行。“碍”就是“妨”,两者为同义语素。“防”为阜旁,《说文》的解释是:“防,堤也。”本义指堤坝,后由堤坝的挡水功能.引申出防备、戒备义。妨、防作为动词,它们最大的区别是:“妨”阻碍他人,“防”提防他人,前者是主动的,后者是被动的。
 
射   非“幅射” 
 
[辨析] 音同形似致误。两字形符不同:“幅”从巾,本义和布帛有关,指布帛此端到彼端的宽度;“辐”从车,本义和车辆有关,指车轮中连接车毂和轮圈的直条状物。车毂是车轮中心可以插轴的部分。所谓“辐射”,即像车辐一样,由中心沿着直线向四周伸展出去。这是一个非常形象的说法。想象一下车轮的结构特点,也许便不会误“辐射”为“幅射”。
 
下风  非“甘败下风”
 
[辨析]误解字义致误。“下风”即风向的下方。“上风”和“下风”常用来比喻有利和不利,优势和劣势。“甘拜下风”即自愿迎风站在不利地位、劣势地位,向对方行礼参拜,表示心悦诚服的认输。这里的“拜”是 一种礼节,通过“拜”表明自己的态度。因为这一成语只用于失败者、技不如人者,在这一意义的暗示下,有人把“拜”误写成了同音的“败”了。
 
鬼鬼祟祟  非“鬼鬼崇崇”
 
 [辨析]形似误读致误。祟,音suì,不读ch6ng。“祟”是会意字,从示从出,“示”代表鬼神,所以《说文》的解释是:“祟,神祸也。”古人把天祸称为灾.人祸称为害,神祸称为祟。“祟”是鬼神出来作怪,贻祸人间。“崇”是形声字,其形符为山.本义指高大,由高大又引申出祟敬、崇拜义。鬼、祟有内在的逻辑联系,所以可以重叠连用,表达一种不光明正大的行为。 
   
 
暄  非“寒喧” 
 
 [辨析]音同形似致误。“寒暄”指一种礼貌行为,即见面时嘘寒问暖的意思。暄、喧二字,声符皆为“宣”,但形符不同。“暄”字从日,字义和热量有关,指温暖;“喧”从口,字义和声音有关,指喧闹。“寒暄”是一正一反两个语素联合构成的词,和“动静”“好歹”“咸淡”的构词方式一样。“寒冷”的寒和“喧闹”的喧,无法搭配。
 
美梦  非“黄粱美梦”
 
[辨析)形似致误。梁、粱均为形声字,“梁”从木,指桥梁或屋梁; “粱”从米,指谷类中的小米,“黄粱美梦”典出唐沈既济的《枕中记》。卢生枕着道士吕翁的青瓷枕睡觉,在梦中享尽荣华富贵,待他一觉醒来时,店家的小米饭还没煮熟呢。后用”黄粱美梦” 指虚幻的空想。“黄梁”是不能用来做饭的。 

 
车室  非“侯车室” 
 
[辨析]形似致误。侯、候二字仅一小竖之差。在甲骨文中,“侯”是个会意字,前面是一块布,后面是一支箭,义为射箭用的布靶。上古以善射者为长,故“侯”后引申指尊者,是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中的第二等。“候”为形声字,从人,矦声。《说文》的解释是:“候,伺望也。”本义指守望、放哨,后引申出等待、探望等义。“候车室”的“候”即用其引申义,中间的一小竖是不能少的。
 
揉造作   非“娇揉造作”
 
[辨析]形似义混致误。“矫揉造作”义为过分做作,很不自然而“撒娇”正是做作的一种表现,故常有人误“矫”为“娇”。其实,矫、揉二字是有特定含义的。矫,意思是让弯的变直;揉,则是让直的变弯。这两种做法都不是顺其自然,从而留下了人为的痕迹。可见,矫、揉是 造作”的原因,造作则是矫、揉的结果。“娇”和“揉”无法搭配成词。
 
竭泽而  非“竭泽而鱼”
 
 [辨析]音同致误。鱼为象形字,在甲骨文中便为游鱼的形状。《说文》的解释是:“鱼,水虫也。鱼尾与燕尾相似。”此义古今相同。渔为会意字,从水从鱼,即捕鱼的意思。鱼和渔的最大区别是,前者是名词,后者是动词。成语“蝎泽而渔”,即排尽湖泊或池塘中的水捕鱼,比喻贪图眼前利益而缺乏长远眼光。此处的“渔”是一种行为,理应用“渔”而不用“鱼”。
 
   非“痉孪”
[错例)没等来人把话说完,陈强一阵痉,不由自主地瘫坐到了地上。
[辨析]形似致误。痉挛,多为中枢神经系统受到刺激而引起的一种反应,其特征是肌肉紧张,并不自然地收缩。痉,《说文》的解释是:“强急也”。身体突然收缩以致强直难伸。挛,《集韵》的解释是:“手足曲病”。义为手足蜷曲,故其字从手。痉、挛这两个语素分别对“痉挛”作出了形象的描绘。“孪”义为双生,即一胎生两个。故以“子”为形符。它和“ 挛”完全是两码事。 

 
工   非“峻工”
 
[辨析]形似音同致误。“峻”从山,形容山势高而陡,王羲之《兰亭集序》中有“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的名句。“竣”从立,立者不动也,“竣”的本义即停止。这个“立”和事情做完有关。张衡《东京赋》:“千品万官。已事而竣。”“已事”就是完事。“竣”是因为“已事”的缘故。由此,“竣”又引申出完成、结束的义项。竣工就是完工,和山势高低无关,当然不能写成“峻工”。
 
   非“九州”
[
[辨析〕音同义混致误。州,本义指水中陆地,《说文》说“水中可居者曰州”。传说大禹治水将中国分成九个区域,《书?禹贡序》说“禹别九州”,于是,“州”又用来指称行政区划。“九州”成了中国的别称。“州”的本义则另加三点水写作“洲”。“洲”可大可小,大的如欧洲、亚洲,小的如橘子洲、鹅鹉洲。有“七大洲”,却没有“九洲”
 
使   非“既使”
  
[辨析]音近致误。即,音jí,“即使”是现代汉语中的常用连词,表示让步关系,常和“也”“还”等副词搭配使用。既,音jì。“既”也可作连词,表示推论因果关系。如“既生瑜,何生亮”;或者表示并列关系、递进关系,如“既美观又实用”,“既没有迟到,更没有旷课”;但既、使二字不能成词。比如,在“既使国家获利,又使群众得 益”这一句子中“使”是一个独立的动词,和“既”没有意义上的关连。
 
洁白无   非“洁白无暇”
 
[辨析]音同形似致误。瑕、暇皆为形声字。“瑕”的形符是玉,《说文》的解释是:“玉小赤也。”其本义是指带有赤色的玉石,后转指玉上的斑点。由玉上的斑点又比喻人或物的缺陷,如“白璧微瑕”“瑕不掩瑜”。“暇”的形符是日,《说文》的解释是:“闲也。”即空闲。“洁白无瑕”说的是玉石上没有任何斑点,形容人的纯洁或物的纯净。“无瑕”是没有瑕疵,写成“无暇”,则成了没有时间。
 
金榜名   非“金榜提名”
 
[辨析]音同义混致误。古代科举考试,共分三个等级:乡试、会试、殿试;殿试是最高一级。“金榜”是殿试公布考试结果的榜。所谓“金榜题名”,即在殿试的榜上写有名字,表示该考生已经被录取。后来常用来比喻获得某种资格或荣誉。“题名”和“提名”虽然同音,但意义有明显区别:“题名”是题上名字,这是已经揭晓的结果;而“提名’,是提到名字,只是获得一种候选资格。“提名”,并不意味着入选。 

 
粹  非“精萃”
 
[辨析]音同义混致误。萃、粹读音均为cuì。“萃”为草头,《说文》的解释是;“萃,草貌。”清代训站学家朱骏声在《说文通训定声》中更明确地指出:“草聚貌。”故“萃’常用来表示聚集义,如“荟萃”集萃”。“粹”以“米”为形符,本义指纯净的没有杂质的大米,由此引申指精华,如“精粹”“国粹”,也可指高纯度,如“粹白”“纯粹”。草头“萃”有动词义,米旁“粹”只能作名词或形容词,两者语法功能不同。
 
霄   非“九宵”
 
[辨析]音同形似致误。宵,肖声。《说文》的解释是:“夜也。”如成语“通宵达旦”。宝盖头,表深屋,有晦暗义,突出夜色浓重。“肖”亦表意,象征白日消尽.夜幕降临。霄,从雨,肖声。《说文》的解释是:“雨霰为霄。”“霄”即霰(xiàn),一种落地即化的小冰粒。这是“霄”的本义。又引申指云,指天,如云霄、重霄。“九霄”即九天,极言天高处,所谓九霄云外。写作“九宵”,成了九个晚上。 

 
 
 望  非“了望”
 
[辨析] 简化不当致误。“了”原是“瞭”的简化字,1986年国家语委重新公布《简化字总表》时作了调整:“瞭”字读1iao(了解)时,仍简作“了”,读liào(瞭望)时作“瞭”,不简作“了”。这两个字调整后的分工是:“了”为明白、知道,如“了如指掌”“一目了然”;“瞭”为从高处看,重新公布《简化字总表》的“说明”里,特地举了“瞭望”的例子。 
脍炙人口   非“烩炙人口”
 
 
[辨析]误读致误。脍音kuài,不读huì。“脍炙人口”中的脍、炙,前者指切细的肉,成语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后者指烤熟的肉;它们被用来指代美味。所谓“脍炙人口”,意思是美妙的诗文传诵一时,如同美味一般,受到人们的普遍赞赏。脍、烩二字有明显不同的形符:“脍”字从“月”即肉,而“烩”字从火。一个是烹调成品,一个是烹调方法,不是一回事。
 
充数   非“滥芋充数”
 
[辨析〕形似致误。“芋”指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其地下茎富含淀粉,即日常食用的芋头,故其字从“艹”。“竽”为一种古乐器,类似于现在的笙,多用竹管制成,故其字从“竹”。成语“滥竽充数”见于《韩非子》,说的是一位南郭先生,本不擅长吹竽,也装模作样成了皇家乐队里的演奏员,比喻没有真才实学的人混在行家里面充数。南郭先生吹的是“竽”而不是“芋”,芋头是只能食用而不能吹奏的。
 
 老口    非“老俩口”
 
[辨析]误读致误。“俩”是个多音字,通常读liǎng,义为“巧也”,如伎俩;在表示数字时读liǎ,指两个或不多的几个,如姊妹俩、仁瓜俩枣。作为数字用字,“俩”已包含着量词,故后面不能再接“个”字或其他量词,对此,《现代汉语词典》等工具书都有专门提示。或许因为这种用法流行于北方地区,南方人不太熟悉,往往该“俩”为liǎng,并按习惯加上量词,从而导致俩、两不分。  
 
唆   非“罗唆” 
[错例]从抽查的情况来看,多数是文字干巴,缺乏文采,但也有行文罗唆、不知节制的例子。 
    〔辨析]简化不当致误。罗原是“囉”的简化字,1986年国家语委重新公布《简化字总表》时作了调整 “囉”字恢复使用,并依据类推简化规则简化为“啰”。啰,从口罗声,本义指小儿语。小儿多无意识,说话重复交错,故“啰”有喋喋不休的意思。 

 
 
美奂   非“美仑美奂”
 
[辨析]音同致误。“美轮美奂”语出《札记?檀弓下》。晋献文子新屋落成,一批人前往祝贺,其中有位张老说:“美哉轮焉,美哉奂焉。”郑玄作注时认为是“心讥其奢也”。轮,指轮囷,一种圆形的仓库建筑,其特点是高;奂,本义为大。“美轮美奂” 的意思便是:“美哉,高啊!美哉,大啊!”后多用来形容建筑物的壮观和美丽。误“轮”为“仑”,在字面上无法和建筑物联系起来。 
 
信片  非“名信片”
 
[辨析]音同致误。明信片是一种专供写信用的硬纸片,因为在付邮时不用另加信封。故称“明信片”。“明”是公开的意思。也指用这种硬纸片写成的信,如鲁迅在致日本友人增田涉的信中说:“明信片早已收到。”“名”的本义是名字,引申指名声、名誉,如“名闻遐迩”“文不虚传”;又可指有名的、出名的,如“名师出高徒”“名山大川”:还可用作动同、量词,但都不能和“信”组合。 
   
心沥血   非“沤心沥血”
[
[辨析]形似音近致误。呕者,吐也;沥者,滴也。所谓“呕心沥血”意思是差点呕出心来,滴下血来,以此形容苦思冥索,费尽心血。《新唐书李贺传》:“是儿要呕出心乃已耳!”即以“呕心”极言李贺在创作上的投入。“沤”从水,《说文》的解释是:“久渍也。” 即物体在水中长时间地浸泡。若把心泡在水中,那就让人有点莫名其妙。 

 
迫不待    非“迫不急待”
 
 
 [辨析]音同义混致误。“迫不及待”是一个常用成语。“迫”义为急迫、紧迫;待,义为等待,此处可指耽搁。整个成语的意思是:事情紧迫得来不及等待,即不能再有片刻耽搁。也许因为成语强调的是一个“急”字,而“急”义和“及”同音,因此“及”字容易误为“急”字。但“迫不急待”在字面上是说不通的。
 
博引    非“旁证博引”
 
[僻析〕音近致误。“旁征博引”义为说话或作文时广泛地引用材料。就构词角度来说,这是“征引”一词通过“镶嵌”的手法扩充而成。如“仇恨”镶嵌成“深仇大恨”,“是非”镶嵌成“惹是生非”,“见识”镶嵌成“远见卓识”,等等。“征引”一词不作“证引”,故“旁征博引”也不宜写作“旁证博引”。词形同样应该遵守约定俗成的原则。
 
添    非“凭添”
 
 [辨析]音同致误。在现代汉语中,平、凭二字经常纠缠不清,如把“平心而论”写作“凭心而论”,“平白无故”写作“凭白无故”,等等。“平添”写作“凭添”,也是其表现之一。所谓“平添”,是自然而然地增添,这是由“平”的平静、平和的意义演化而来的。“平”表达的是一种状态,而不是依照或凭借的意思。
 
    非“迁徒”
 
[辨析]形似致误。徒、徙皆为双人旁,说明和行走有关。徒,《说文》的解释是:“步行也。”步行无所凭借,引申指空的,如徒手搏斗;又引申指白白的,如徒劳无益。徙,音xǐ,会意字。甲骨文从才从步,表示两只脚在路上走动;篆书变成从走从止,后隶化为徙。《说文》的解释是:“连也。”“连”同移,即迁移的意思。“迁徙”是同义语素联合成词,历来没有“迁徒”的说法。 

 
 
竹难书   非“磬竹难书”
[错例]日本侵略者长驱直入,一路烧杀抢掠,丧失人性,犯下的罪行磐竹难书。
[辨析]音同形似致误。磬、罄二字读音均为qìng。“磬”,从石,《说文》的解释是:“乐石也。”古代的一种打击乐器。甲骨文形体左上方悬挂一物,右下方以手执物作敲击状。“罄”从缶,缶者,瓦罐也,《说文》的解释是:“器中空也。”引申指尽、完。成语“罄竹难书”,见《旧唐书?李密传》:“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古人曾用竹片作书写材料,“罄竹”便是用完所有的竹子,理应用“罄”而不用“磐,’
 
 趋之若    非“趋之若骛”
 
[辨析]音同形似致误。“骛”从马,《广韵?遇韵》:“骛,驰也,奔也,驱也。’,本义指马的纵横奔驰,引申指追求、致力、从事,如成语“好高骛远”。“骛”也可写作“务”。“鹜”从鸟,通常认为指野鸭子,王勃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名句;也有人认为指家鸭。“鹜”的特点,是喜欢成群结队,所谓“趋之若鹜”,就是像鸭子一样一个接一个跑过去,比喻争相追求。从马的“骛”不具备这一特点。
 
人情故    非“人情事故”
[
[辨析]音同致误。“人情世故”原或作“人情世务”“人情世态”,指人世间的习俗和情态。通常说的是懂得人情世故,即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这里“人情”和“世故”并举,高屋建瓴,大处着眼,“人情”中包含“世故”,“世故”中包含“人情”。“事故”原用来指变故或缘故等义,现多用来指意外发生的损失或灾难。“事故”属于“世故”,但无法代替“世故”。“人情”和“事故”是无法对应的。
 
入场   非“入场卷”
[
[辨析]形似致误。两字的区别在下半部分。“卷”的形符为“巳”,像一个跪着的人,其本义指膝盖弯曲。古代书籍无论是竹简还是帛书,皆可卷起伸开,具有弯曲的特征,故书册、画轴之类皆可称卷,并可用卷来计量,如手不释卷、卷帙浩繁。“券”的形符为“刀”,《说文》的解释是:“券,契也。”即用作凭证的契据,大都以竹木分割而成,双方各执一半,以便相合验证,故其字从“刀”。“人场券”是入场的凭证,理应用“券” 
而不用“卷”。 

 
    非“松驰”
[错例]来人不过五十多岁,但一脸的沧桑感,连眼角也明显松驰下来。
[辨析]音同形似致误。弛、驰读音均为chí,右半部又都作“也”,一不留神便会混淆。“弛”左边是“弓”,其本义自和“弓”有关,《说文》的解释是;“弛,弓解也。”意思是放松弓弦。由此引申指放开、松懈、解除、延缓等义。“驰”左边是“马”,其本义自和 “马”有关,《说文》的解释是:“驰,大驱也。”意思是拼命赶马。由此引申指车马疾跑、快速传播等义。认清形符是辨别弛、驰的一条捷径。
 
 
 
   非“气慨”
[
[形似致误]概,音gài,本义指量谷物时刮平斗斛用的刮板,故以“木”为形符,“一概”即一律,其义便由此而来;“气概”的“概”为借用,表示一种豪迈的气度、神情,常用词有节概等。慨,音kài,《说文》的解释是:“忼慨,壮士不得志也。”忼慨即慷慨,“慨”指激昂、愤慨的样子,是一种精神状态,故以“心”为形符。概、慨字形相似,但读音不同,词义有别。
 
 


 
声名起   非“声名雀起”
[
[辨析]音同义混致误。雀,小鸟也,特指麻雀。其特点是脚短,翅短,整日跳跳蹦蹦,所以人们常用“雀跃”来表达一种欢快的气氛。“鹊”指喜鹊,《诗经》上说它善于做窝,成语有“鹊巢鸠占”。其生物学的特点是嘴尖尾长,翅膀有力,一飞冲夭。“声名鹊起”是说-个人名声大振,就像喜鹊一样一下子到了很高的位置。“雀”是不具备这一特点的。 

 
食不腹   非“食不裹腹”
[
[辨析]音同致误。果,本指树木结的果实。大凡果实,皆饱满而圆胀,庄子便用“果”来形容人的饱足的样子。他在《逍遥游》中写道:“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腹犹果然”就是肚子像果实一样圆滚滚的。成语食不果腹,则是说吃不饱肚子。常用来形容贫苦的生活。裹虽和‘果”同音,但意思是指在外部包扎、缠绕,“衣不裹腹” 也许还可以说,“食不裹腹”让人如何理解?
 
死皮脸 非“死皮癞脸”
 
[辨析]音同致误。赖,《说文解字》的解释是;赢也。故字从“贝”。“贝” 即经济,是人的立身之本,故“赖”有依靠义。一旦失去依靠,人会铤而走险,故“无赖”一词可指品行恶劣的人。“死皮赖脸”极言人的不顾廉耻。癞为病字头,本义指麻风病或癣、疥等皮肤病。赖、癞两字的区别是:一为品行判断,一为病理判断,自是不能混为一谈。 
 
 水头  非“水笼头”
 
[辨析]音同致误。龙为中国传说中的神异动物 它身为水族之长,有行云布雨的本事,故古人常把液体的出口处喻称为“龙头”。宋范成大“但促小槽添压石,龙头珠滴夜珊珊”,诗中的“龙头”便指酒液流淌口。水龙头则是现代人对装有阀门的自来水管出水口的俗称。“笼头”通常指套在骡马等头上用来系缰绳挂嚼子的用具。“水”是既不能做笼头也不必上笼头的。
 
谈笑风    非“谈笑风声”
 
[辨析]音同致误。成语“谈笑风生”,形容说话轻松自如,又说又笑,言辞诙谐,似乎搅动了周围的空气,营造了一种欢快活跃的气氛。“风生”其实就是“生风”,“生”是动词。“风声”,从字面看,是指风的声音,也可指消息,如“听到风声”“走漏风声”等。在“谈笑风生”这一结构中,“谈笑”是因,“风生”是果,浑然一体,词意显豁;误为“谈笑风声”,“风声”成了“谈笑”的对象,自是说不通的。 

 
天翻地   非“天翻地复”
 
[辨析]简化不当致误。“复”原是“覆、複、復”的简化字,1986年公布的《简化字总表》作了调整,明确“覆”字恢复使用。复、覆的分工是:“复”作为“復”的简化字,意思是来回往复,如去而复返;作为“複”的简化字,意思是重复、繁复。而“覆”字的意思是上下颠倒,如“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天翻地覆”写作“天翻地复”,是不符合现行汉字规范标准的。
 
挖墙    非“挖墙角”
 
[辨析]音同致误。墙角,指两堵墙相接而形成的角落;墙脚,则是指墙根,是支撑整幢建筑的基础部分。挖墙脚是一种比喻性的说法,形容一种极其危险的破坏行为。“挖墙角”虽然会对建筑物产生影响,但一般来说不是致命的;只有“挖墙脚”才会产生整体颠覆作用。 因此,“挖墙角”写成“挖墙脚”才符合表达的意图。
 
 萎不振      非“萎糜不振”
 
[辨析]形似致误。糜,《尔雅?释言》郭注;“粥之稀者曰糜。”这是煮米至烂的产物,故其字从米。由此引申出糜烂义。“靡”,义为“分散下垂之貌”,“分散下垂”有相违意,故其字从非。《曹判论战》:“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靡”即指下垂,“风靡一时”“所向披靡”的“靡”皆有倒伏义。“萎靡不振”即精神状态下垂,这和稀饭是不相干的。
 
世外桃    非“世外桃园”
 
[辨析〕音同致误。一个是“公园”的园,一个是“水源”的源,字义迥然有别。“桃源”其实是“桃花源”的简称,典出陶渊明的千古名作《桃花源记》。“桃花源”一名因“夹岸数百步”的“桃花林”而来。这是作者虚构的一个丰衣足食、和谐安宁的美好世界。“桃源”误作“桃园”,“理想国”便成了种植桃树的园林,大大减弱了词语的典故色彩。记住词语的出处,也许有助于避免差错。
 
律   非“弦律”
 
 [辨析]音近义混致误。弦,音xián,指乐器上用以发音的丝线、铜丝或者钢丝;旋,音xuán,义为转动、盘绕。所谓“旋律”,其实就是通常说的曲调。它是若干乐音在某一特定的音乐构思中,通过时值长短的变化和音符高低的交替而有组织地表现出来的。这种乐音的组合,具有回旋反复的特点,故名旋律。“弦”只和弦乐器有关,除了弦乐器,还有管乐器、打击乐器、键盘乐器等等,弦律是无法代替旋律的。
 
 泄 非“ 渲泄”
 
[辨析]音近致误。宣,《说文》的解释是:“天子宣室也。”段玉裁注“宣室”即“大室”。后引申指广、大,或使之广,使之大。宣布、宣扬、宣传,都是通过“宣”让有关思想、知识或信息得到传播、散发,从而扩大影响;宣泄则是通过“宣”让情绪从里向外吐露、发泄,以达到精神调节的目的。“渲”即渲染,中国画技法的一种.指用水墨或颜色加以烘染,以增添作品的质感,和情绪无关。
 
悬梁刺   非“悬梁刺骨”
 
[辨析]同音致误。“悬梁”和“刺股’,说的是两个刻苦读书的故事。一个见于《汉书》,孙敬好学,“晨夕不休”,“及至眠睡疲寝,以绳系头,悬屋梁”。一个见于《战国策》,苏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后用“悬梁刺股”,形容发愤苦读。股,大腿,从胯至膝盖部分。“悬梁刺股”有两个常见错误,一是把股误解为臀部,二是把“股”误写为“骨”。后一个错误显然和读音有关。  
 

 修葺  非“修茸”  
 
 
[辨析]形似误读致误。葺,音qi,从草,本义是指用茅草覆盖房屋,引申义泛指修理建筑物。“修葺”是同义语素构成的合成词。“茸”,读r6ng,《说文》的解释是:“草,茸茸貌。”本义为草初生时的柔软纤细的样子,引申义可泛指具有类似特征的东西,如细密的兽毛、松软的织物等。“茸”又是“鹿茸”的简称。但以上“茸’字均不能作动词用,更不能和“修”字搭配组词。 

 
言简意   非“言简意骇”
 
[辨析]误读误解致误。赅,音gā1,有人误读成hài(骇),又将“骇人听闻”的“骇”理解成引人注目,非同凡响。于是,“言简意赅”成了“言简意骇”。其实,简和“赅’是相对的。所谓“言简意赅’,即言语简洁而意思赅括、详备。赅为形声字,“贝”为形符,取贝类常将整个身体藏在贝壳之中来表示完整义;“亥”为声符,兼有表义作用,“亥”为十二地支之末,地支至“亥”可谓无一遗漏。故“赅”有全义。
 
 赝品  非“膺品”
 
[辨析]形似致误。膺、赝皆为形声字。膺,形符为月(肉),其本义指胸,如“义愤填膺”。李白《蜀道难》诗中,有“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的名句。赝,声符为“雁”(yàn),原形符为火,其本义指火色。古代陶器以火色别优劣,弄虚作假者往往通过改变火色以次充好,故“赝”引申指伪造的东西。从“月”的“膺”和肉体有关,从“贝”的“赝”和价值有关,这是识别膺、赝的关键。
 
 
 
止渴 非“饮止渴”
[
[辨析〕形似致误。鸩,音zhèn,,传说中的一种毒鸟;据说用这种鸟的羽毛泡酒,可以致人于死。成语“饮鸩止渴”或源于《后汉书》,其中的“鸩”便是指这种毒酒,这一成语常用来比喻只顾眼前的困难而不顾致命的后果。鸠指像鸽子一类的鸟,常见的有斑鸠、山鸠等。这种鸟的名声虽然也不算好,什么鸠形鹄面、鸠占鹊巢之类,但“毒鸟”是绝对说不上的。
 
对联   非“一幅对联”
 
[辨析]音近义混致误。幅、副皆可用作量词,但适用对象不同。幅,音fú,《说文》:“布帛广也。”本义指纺织品的宽度,用作量词时,计量物必须具有平面的、有一定幅度的特点,如一幅图画、一幅窗帘。副,音fù,《说文》:“判也。”义为破开、裂开。一物破开成二物,故量词“副’适用的对象通常是成对的或成组的,如一’副对联、一副象棋;也可用于指面相、表情等陪含多种因素的对象,如一副冷面孔、一副学生腔。
 
作气   非“一股作气”  
 
[辨析)同音致误。“一鼓作气”是个常用典故,出自《左传?庄公十年》“曹判论战:“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曹刿善于掌握士气和选择时机,在敌方“三鼓”后才“一鼓”发动进攻,从而把战士的能量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后多用“一鼓作气”表示保持高昂士气,乘势出击,一举成事。“一鼓”误作“一股”,和鼓、股读音相同,而使用者又忽略了词语的典故意义有关。
 
一如往    非“一如继往”
[
[辨析]词形纠缠致误。“既往”义为过去、以往。“一如既往”即完全和过去一样。 这里的“既”是已经的意思,副词性语素。“继往”见于成语“继往开来”,义为继承前人,继承传统,“继”是接续、连续的意思,动词性语素。“一如继往”这一误例,是成语“一如既往”和“继往开来”相互干扰、相互拼接的产物。
 
一诺千     非“一诺千斤”
 
[辨析]音同致误。“一诺千金”的典故,说的是西汉时楚人季布的故事。此人豪爽仗义,楚地流传的谚语说:“得黄金百,不如得季布一诺。”“诺”,承诺的意思。后来用”一诺千金”表示做人的信用极高,凡答应别人的,一定能够兑现。“千金”是相对于“得黄金百”而言的。这里强调的是价值,而不是指重量,因此下能把“千金”写成“千斤”。
 
莫展   非“一愁莫展”
 
[辨析]误解词义致误。“一筹莫展”确实令人犯愁,但“筹”没有“愁”的意思。筹,南朝梁时的字典《玉篇》解释说:“算也。”其义为筹码。通常以竹片或木片制成,故其字从竹。“筹”的功用主要是计数,由此可引申为名同计策、智谋,又可引申为动词筹划、筹措。所谓“一筹莫展”,其中的“筹”便是计策,即一条计策也想不出来。“一筹莫展”自会让人愁肠百结,但此“愁”是结果,彼“筹”才是原因,不能筹、愁不分。
 
 
无恐    非“有持无恐”
 
[辨析]形似误读致误,恃,音shi,不读chi.《说文》的解释是:“赖也。”即心中有所凭借、有所依仗的意思,故其字从心。《诗经?小雅?蓼莪》:“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古人把失母称为失恃。常用成语有恃才傲物、恃强凌弱等。持,义为拿着、握着,故其字从手;引申指主管、掌握等义。“有恃无恐”强调的是一种自以为有靠山的心理状态,自应用“恃”而不用“持”。
 
水   非醮水
 
[辨析〕形似致误。蘸、醮虽只是一个草头之差,但它们是形、音、义皆不同的两个字。醮,音jiào,古代结婚时的一种仪式,因举行时须以酒敬神,故其字从酉。女子丧夫后再嫁称“再醮”,意思是再行一次醮礼。蘸,音zhàn,《说文》的解释是:“以物没水也。”指在液体或液状物中沾一下再离开。宋诗人徐俯在《春日游湖上》中写道:“双飞燕子几时回,夹岸桃花蘸水开。”这个“蘸”字便用得十分传神。“蘸水笔”是一种蘸着墨水书写的文具,和“醮”自是毫不相干。
 
再接再厉  非“再接再励”
 
[辨析]词义误解致误。“再接再厉” 虽然常用于鼓励的场合,但“厉”并不是鼓励的意思。此语出自韩愈、盂郊的《斗鸡联句》。全诗长达五十句,斗鸡的壮烈场面被描绘得栩栩如生。其中盂郊有两句是:“一喷一醒然,再接再励乃。”接,交战;励,磨砺。意即公鸡每次相斗前,都要把嘴磨锋利。后用“再接再厉”比喻一次又一次不懈努力。因‘厉”可通‘砺”,通常写作“再接再厉”。 

 
无路   非“走头无路”
[错例]看到来的人多,“梅花鹿”慌了神,走头无路之际,它“扑通”一声跳进了西湖。
[辨析]音同致误。走,奔走;投,投靠。成语“走投无路”,说的是四处奔走,八方投靠,依旧无路可走,形容已经陷人绝境。巴金《谈(秋)》:“我的继母给逼得走投无路,终于卖尽一切还清了大哥经手的债。”走、投是两个可以并列的动词,表示想尽一切办法。“走投”误作“走头”,在语义上说不通,不少辞书都指出这是“以讹传讹”的产物。 

 
手可热  非“灸手可热”
[错例)三年以前,他买下了天辉大楼,开了一座娱乐城,成了当地威震一方、灸手可热的人物。
[辨析〕形似致误。灸,音jiù,形声字,从火久声。中医的一种治疗方法。《说文》的解释是:“灸,灼也。”即用艾绒熏灼人体的穴位。此字古今同义。炙,音zhi,会意字,上面是肉,下面是火,本义即为以火烤肉。成语“炙手可热”,意思是把手靠上去,手立即可以烧热,以此形容权势逼人。“灸手”是无法表达这层意思的。 

 
 装 非“装祯”
[
[辨析〕形似致误。“祯”为示旁,《说文》的解释是“祥也”,指表示吉祥的符瑞,故多用于人名。“帧”本指画幅,因用料多为绢,故其字从“巾”。绢张于竹格之上,犹如油画布张于木框之上,由此“帧”可引申作量词,一幅画可称一帧画。“装帧”一词当和书画有关,但现已成为出版的专门用语,指对出版物形式的一种总体设计,包括封面、版式、插图、装订以及材料等等。从语法角度分析,“装帧”是动宾结构,“祯”显然不能作为“装”的对象。
 
伏  非“蜇伏”
 
 [辨析〕形似音同致误。蜇即海蜇,海里的一种生物,形如张开的伞,下面有许多触手,可以食用。餐馆里往往把“海蜇”误为“海蛰”。蛰,本义指动物冬眠,藏在一处不吃不动。《说文》关于‘蛰”的解释便是“藏也”。“蛰伏”是形容冬眠的一种状态,也可引申指像冬眠一样巧妙隐身,尽力不引人注意。《玉篇?虫部》形容“蜇”是“形如覆笠,常浮随水”,可见“蜇”并不具备“蛰伏”的特点,“蛰伏”是不能写作“蜇伏”的。
 
意妄为   非“姿意妄为”
 
 
[辨析〕音近形似致误。姿、恣均为形声字。姿,从女次声,《说文》的解释是:“姿,态也。”“姿态”一词,便是两个同义语素联合成词。也可特指容貌,多用于女性,如“国色天姿”。恣,从心次声,《说文》的解释是:“恣,纵也。”指主观上不加约束,如“恣情享乐”“暴戾恣睢”。恣意妄为的“恣意”,意思也是由着性子乱来。总之,姿是名词,恣是动词,只有“恣意”才会导致“妄为”。 
   
月子   非“做月子”
 
 
[辨析〕音同致误。“坐”是个会意字,“象二人对坐土上形”,《说文》的解释是:“坐,止也。”坐是一种止息方式。所谓“坐月子”.是指妇女在生下孩子后一个月里休息和调养。“坐”是这一个月的主要任务。如果说“坐”是一种静态的话,“做”则是一种动态,指从事某种工作或活动。妇女生孩子已经付出极大的心力和体力,生下孩子后还要“做”一个月,如何承受得了?     
   
   非“坐阵”
 
 
[辨析〕音同致误。镇指镇守。所谓“坐镇”,本指军事长官在某地亲自守卫,后泛指领导者或主事者亲临现场指挥或压阵。如:总工程师坐镇施工现场,董事长坐镇训练营地。“坐镇”之所以不同于“视察”,是因为它强调时间的持续性。凡坐镇都不是临时性的。阵,本指古代作战队形的排列或组合方式,如排兵布阵、阵容整齐,也可泛指阵地、阵营。“坐阵”字面意思是坐于阵地之中,容易引起误解。 

 
   非“追朔”
 
 
[辨析]音近形似致误。朔,音shùo,《说文》的解释是:“月一日始苏也。”意思是每逢农历初一,月亮“复苏”,由暗转明,故字形从月,屰(ni )声,“屰(逆)”亦表义,有逆转的意思。初一便称“朔日”。溯,音shùo,本义指逆流而上,故从水,朔声.“溯.暗含逆义;引申指往前推求、回想,如成语“追根溯源”。追、溯二字同义,都是动词。 

 
 
 
   非“针贬”
[
 
[辨析]音近义混致误。砭,音biǎn,指古人用来治病的石针。明代有个叫张萱的说过:“针本以石为之,名曰砭,后世乃易以金耳。”古籍中提及的“药石”,其中“石”就是指“砭”,而非金石之“石”。“针砭”可作名词,如“痛下针砭”;也可作动词,如“针砭时弊”。贬,音biān,从贝,本义指减少,引申指给予低的评价,如贬低、贬抑、贬损。而凡“针砭”皆有批评义,也许正是这一意义上的联系,导致砭、贬不分。
   
款  非“脏款”
[错例〕在调查过程中,陈又将大批脏款转移至岳父处,专案组找他谈话时,他依旧装得若无其事。
[辨析〕形似致误。赃、脏均为简化字。“赃”的繁体字写作“贓”,从贝藏声,藏亦表义,表示藏纳。《正字通?贝部》对“赃”的解释很明确:“赃,盗所取物,凡非理所得财贿皆曰赃。”本义指“盗”所窃取的财物,引申指一切“非理所得”的“财贿”。“赃款”即通过非法手段牟取的钱财。“脏”对应的繁体字有二:一为“内髒”的“髒”,一为“骯髒”的“髒”。前者无法和“款”搭配,从来没有“髒款”一说;后者只是指不干净,也无法揭示“赃款”的特殊性质。
 
  非“震憾”
 
[辨析]形似音同致误。撼、憾二字皆为形声字。“撼”义为摇,即以手晃物,故形符从“手”。唐诗中有“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句。隶书“撼”字声符为“咸”,“咸”有全、都义,因凡摇动皆全体受到波及。现流行的“撼”字是后起的俗字。“憾”字从“心”,《玉篇》的释义是:“憾,恨也。”此处的“恨”字不是仇恨、冤恨,而是心中有所缺失,即遗憾的意思。白居易《长恨歌》的最后两句便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可见,“撼”是外动于物,“憾”是内感于心,词义有明显的区别。
 
蛛丝迹  非“蛛丝蚂迹”
 
[辨析]音同义混致误。蛛丝,蜘蛛结网的细丝;马迹,马蹄踩过留下的蹄痕。比喻隐约可寻的线索和依稀可辨的痕迹。“马迹”另有一说,指灶马爬过的印迹。灶马是一种在厨房中活动、体形较蟋蟀为大的昆虫。但无论是指马还是灶马“马迹”均不能写作“蚂迹’。有人误以为指蚂蚁。其实“蚂蚁”一般简称为‘蚁’,而未见有称之为“蚂”的。

中国编辑校对网

手机:135-8560-0696(王先生)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明中路1777弄27号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