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新词大汇总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新增词语涉及社会生活多个领域。并不是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此次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被拒之门外,比如“剩男”“剩女”等。解读新版汉语词典,各种新词大盘点。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日前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一版增收了“限行”“摇号”“团购”“微博”“云计算”“情人节”“北漂”“潜规则”“山寨”“宅”“PM 2.5”“捷运”“寿司”“粉丝”“数独”等3000多条词语。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江蓝生昨日在北京举行的该词典出版座谈会上介绍,第6版增加单字600多个(以地名、姓氏及科技用字为主),共收各类单字1.3万,增收新词语和其他词语3000多条,增补新义400多项,删除少量陈旧的词语和词义,共收条目6.9万多条。

    反映新生活方式:拼车、瘦身

    据介绍,《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新增词语涉及社会生活多个领域。其中,与经济有关的有“产业链、环比、负资产、第一桶金、民营企业、非公有制经济、文化产业”等;与社会建设和管理有关的有“医疗保险、医改、民调、首问制、调峰、限行、摇号、调节税”等;与大众日常生活相关的有“产权证、房贷、群租、二手房、廉租房、两限房、动车、屏蔽门、高铁、轨道交通、车贷、车险、代驾、酒驾、醉驾”等;反映时下新的生活方式的有“首付、拼车、拼购、团购、网购、网聊、瘦身、塑身、茶叙、自驾游、自助游、背包客”等;与计算机、互联网有关的有“播客、博客、博文、跟帖、超媒体、电子书、电子政务、内联网、物联网、网评、网瘾、微博、云计算”等。

    记录当代生活:月光族、闪婚

    江蓝生说,有些新词语真实地记录了当代社会生活。例如,源自西方的“父亲节、母亲节、感恩节、情人节”等词语,反映中西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洋插队、落地签证、申根协定”等条目是众多国民走出国门的写照:“低碳、减耗、减排、减碳、新能源、光伏效应、电子污染、二手烟”等可以看出我国的社会建设正在稳步推进,民众环保意识也大大增强:“北漂、草根、社工、达人、高管、愤青、名嘴、香蕉人、小皇帝、蚁族、月光族、全职太太”等名词直观地反映了一些新的社会群体及其特点:“闪婚、闪离、试婚”等词语反映了传统婚恋观所受到的巨大冲击:“拜金主义、傍大款、买官、贪腐、碰瓷、吃回扣、潜规则、封口费、关系网、冷暴力、霸王条款”等词语反映了进入社会转型期,市场经济在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同时也给社会风气和人们的价值观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奴”“山寨”“漂白”有新义

    江蓝生说,一些词语的新义新用法体现了词义的发展变化,从而反映了社会的变迁和人们对事物认识的变化。例如,“宅”的新义“待在家里不出门(多指沉迷于上网或玩电子游戏等室内活动)”,“奴”的新义“称失去某种自由的人,特指为了偿还贷款而不得不辛苦劳作的人(含贬义或戏谑意)”,体现了当下不少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山寨”的新义“仿造的;非正牌的”和“非主流的;民间性质的”,“漂白”的新义“比喻通过某些手段,把非法所得变成合法所得”,反映出市场经济下一些人的生产经营行为“大使”的新义“借指为推动某项事业的开展而做推介、宣传等工作的代表性人物”,则是一些公众人物影响力的写照。

    “唯唯诺诺”改读wéiwéinuònuò

    江蓝生说,为了更好地服务大众生活,《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增加和调整了少量字词的读音和词形。譬如,为已稳定下来的外来词读音设立字头,像“啫喱”的“啫”(zhě)、“打的”的“的(dī)”、“拜拜”的“拜(bái)”;根据有关语言文字规范调整了词语读音,如将“唯唯诺诺”的注音由wěiwěinuònuò改为wéiwéinuònuò;为广泛使用的词语确定词形和词义,如“标识”一词,以前只是作为“标志”的异形词,读为biāozhì,本次修订,增加了biāoshí读音,并解释为“①标示识别。②用来识别的记号”。

     出糗、无厘头等也被增收

    第6版还增收了“C 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M 2.5(在空中飘浮的直径小于2.5微米的可吸入颗粒物)、ETC(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CFA (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FTA (自由贸易协定)”等字母词。

    第6版还增收了“晒、博客、微博、丁克、粉丝、嘉年华、桑拿、舍宾、斯诺克、脱口秀”等英语外来词;增收了“刺身、定食、寿司、天妇罗、榻榻米、通勤、手账、数独、新人类、宅急送”等日语外来词:增收了“八卦、搞掂(搞定)、狗仔队、无厘头、手信、饮茶”等粤港澳地区词;增收了“软体、硬体、网路、数位、太空人、幽浮、捷运、呛声、力挺、糗、出糗、拜票、谢票、站台”等台湾地区词。

    解读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修订主持人:拒收“剩男剩女”是因不够尊重人

    据央视报道记者观察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此次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被拒之门外,比如“剩男”“剩女”等。

    对此,专家表示除了通用性、生命力两个重要指标之外,价值观和社会效果也是《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语言规范类工具书必须考量的标准之一。

    不收“同志”是不提倡不聚焦

    负责主持第6版修订工作的中国辞书学会会长、社科院研究员江蓝生说:“我们对新词新意还有一个价值观的判断,比方说我们收了‘宅男’、‘宅女’,但是我们不收‘剩男’、‘剩女’,对于因种种原因不能够及时结婚的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把他们说成‘剩男’、‘剩女’,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不够尊重人的,所以我们不收。”

    “比方说‘同性恋者’互相称‘同志’,‘同志’这个义项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是我们不收,至于底下用———你们爱怎么用怎么用,但是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词典我不收它,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东西,不想聚焦这些东西。”

    “巨好看”“超爽”有待观察

    江蓝生还解释说:“你比方说现在很流行的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巨好看’、‘超爽’,就是类似这些,很生动,但是它适用的范围是在一部分人当中使用,在正式的媒体当中很少出现,特别是像中老年人,根本不用。那么这些词我们认为还是观察一段时间,如果它将来确实被绝大多数的群众都使用了,我们再把它收进来。” 

中国编辑校对网

手机:135-8560-0696(王先生)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明中路1777弄27号602